視頻:日本內閣審議通過三份支票借款防衛文件來源:中央電視臺
  中新網12辦公室出租月18日電 題:安倍“軍事學”圖窮匕見 安保三箭為擴軍修憲鋪路
  記者 李夏君
  “僅靠個別自衛權能保護國民生命和確辦公室出租保國家生存嗎?在導彈等威脅簡單地越過國界並瞬間抵達我國時,不需要集體自衛權嗎?”
  17日,就在出台首份國家安保戰略,並以此為指導方針修訂了《防衛計劃大綱》和情趣用品《中期防衛力量整備計劃》的當天,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又迫不及待地對修改關於集體自衛權的憲法解釋表現出強烈的意願。
  安倍上述言論中的邏輯,也正是其三份防衛文件中的突出特點——刻意渲染周邊威脅,製造緊張氣氛,以此為藉口擴充軍備增強軍力。披著“和平主義”外衣的安倍“軍事學”已原形畢露,而整合負債“安保三箭”似乎也未能讓安倍滿意,這隻不過是其擴軍修憲,擺脫戰後體制,走向軍事大國的一個鋪墊而已。
  “積極和平主義”的真容
  17日,日本政府通過了首份確定未來10年外交和安保基本方針的《國家安全保障戰略》。雖然這份戰略強調了安倍所謂的“積極和平主義”,但是卻沒有太多“和平”的意味。
  戰略提出首先要從整體上強化日本防衛能力,包括完善防衛體制,如增強國土警備制度以及海洋監視制度等。其次要深化日美同盟,以及發展同東盟、澳大利亞及韓國的戰略合作關係。最後還提出重視應對作為國家安全新課題的網絡攻擊以及太空安全利用的方針。
  戰略中專門提出要修改“武器出口三原則”,將建立新的關於武器出口管理的政策文件。戰略中還提出,為了確保國家安全保障政策充分得到貫徹,需強化社會基礎體系,因此“每個國民都應把安保問題作為個人的責任來對待,因此需培養一顆愛國心”。
  此外,安倍政府意圖修改“集體自衛權”的解釋因自民黨的聯合執政黨公明黨反對,而沒有寫入本次的戰略中。
  以這份安保戰略為指導,安倍內閣當天還修訂了新《防衛計劃大綱》及《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
  在防衛基本方針中,大綱提出要構築“綜合機動防衛力量“,即要適應當下的安保環境,不斷調整防衛能力,並針對突發情況具有應對能力;要作好長期應對重大突發情況的準備,貫徹進行警戒監視及軍事演習等。
  大綱特別提出要加強島嶼防衛,建立應對奪島戰的專屬部隊——陸上自衛隊的“水陸機動團”,確保海陸空立體作戰。要增多日美、日澳、乃至日美澳三方的軍演。
  在《中期防衛力整備計劃》中提到,為提高島嶼防衛能力,日本將新引進52輛水陸兩用車,99輛機動坦克,17架魚鷹運輸機,3架無人機以及28架F35戰鬥機等。從2014年到2018年這5年的防衛預算上限約為24.67萬億日元(約合人民幣1.5萬億元)。這意味著防衛預算較往年首次增多。
  增軍費擴軍備,這顯然與“和平主義”相去甚遠。日本媒體分析認為,日本的安保政策正迎來重大轉變,儘管此次未被寫入防衛文件,但安倍計劃明年春天以後正式開始有關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的討論,還試圖在此之後修改憲法第九條。這一系列動作可以說或將大大改變戰後日本一直堅持的基本國策。
  日本共同社在報道中直言,加強保守色彩的政府姿態必將引發國內外更多的擔憂及反對。
  非要樹中國為敵?
  在日本政府的三份防衛政策文件中,無一例外都特別指明瞭中國。加重對“中國威脅論”的渲染,成為其較之以往更突出的特點。
  《國家安全保障戰略》在談到日本當下安全保障環境時,專門提到了朝鮮及中國。並把中國在東海劃設防空識別區寫入其中,稱“已經成為以日本為代表的國家的憂慮,並對中國的動向持續關註”。
  新版《防衛計劃大綱》同樣拉中國做靶子,從去年9月中國海監船巡航釣魚島談到了今年11月中國劃設防空識別區,片面指責中國的做法阻礙了他國軍事活動,是單方面發展非對稱軍事能力。
  大綱中稱,中國“試圖以實力為背景改變現狀”;針對中國的海洋活動及朝鮮開發彈道導彈,日本將增強離島防衛、創建“奪島部隊”,強化防禦力以摒除對日本領土的“威脅”。
  前中國駐大阪領事館總領事、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特約研究員王泰平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就此指出,安倍二度執政以來,不斷渲染“中國威脅論”,甚至把中國的“威脅”寫入安保戰略,根本目的是以“中國威脅”為藉口,達到其修憲強軍的目的。
  王泰平指出,自二次上臺以來,修憲強軍就一直是安倍政權的既定目標。但修憲在日本國內外都有反對聲音,也有各方力量牽制,短期內難以實現。為了給增強軍力製造藉口,安倍拋出“中國威脅論”,把中國打造成日本的“敵人”,聲稱中國是日本的“威脅”,希望以此為由為修憲擴軍製造輿論。
  但王泰平強調,無論是中國軍事力量的發展,還是在東海劃設防空識別區,都並不是針對特定國家,也不對日本構成威脅。日本政府出台敵對抗衡中國的政策沒有必要,一個勁地宣傳“中國威脅”,只是希望利用中國達到其自身的需求和目的。
  日本領導人渲染“中國威脅論”已遭到中方多次批駁。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強調,日方借中方正常海空行動對中方進行無理指責,渲染“中國威脅論”,背後有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是為其修憲擴軍、調整軍事政策做藉口。
  在今年11月份的一次例行記者會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還曾直言,如果日本非把中國當作對手,那是選錯了對象,打錯了算盤,沒有出路。
   以鄰為壑難獲支持
  此前安倍政權強推《特定秘密保護法》曾招致日本民眾廣泛不滿,其支持率短時間下滑十個百分點。而此次制定防衛文件中,也凸顯出這種強硬姿態。
  日本共同社在分析文章中說,若將安保戰略及防衛大綱作為今後十年左右的長期方針,有必要進行更冷靜的判斷。安倍政府在使《特定秘密保護法》成立的過程中將強權姿態表露無疑,關於安保政策則不可採取同樣的手段。
  王泰平就此指出,安倍政權作為典型的鷹派右翼政權,推行的那套政策很難得到全體日本國民的一致支持。日本國內成立了不少民間組織,對安倍政權的“密室政治”和修憲擴軍表示抗議。可以看出,如果安倍長期這樣下去,對其政權並不是一件好事。
  就安倍內閣通過《國家安全保障戰略》等文件,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17日作出回應,稱日本在軍事安全領域的政策事關日本國家發展走向,影響地區安全環境。
  華春瑩指出,聯繫到日本國內在歷史問題上不斷出現的各種消極動向,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國家和國際社會不能不對日本的有關動向予以高度重視和警惕。
  華春瑩說,中方敦促日方切實正式和認真反省歷史,順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尊重地區國家正當合理的安全關切,走和平發展道路,和平不應只掛在嘴上,更要落實到行動中,為本地區的和平穩定發揮建設性作用。
  日本安保戰略的有關表述,不但引起中方批評,也引起韓國不滿。韓國政府17日對日本在國家安全保障戰略中稱獨島(日本稱竹島)為領土主權爭議地區、暗示通過國際法院解決獨島問題予以譴責,要求日方立即撤回有關主張,正視歷史。
  趙泰永還就日本在安保戰略中稱將強化本國防禦能力表明韓方立場。他說,日方的舉措不應損害本地區穩定,應尊重和平憲法的理念和專守防衛的原則,透明公正地進行。
  王泰平分析稱,日本政府此次出台的安保政策,加劇了東北亞緊張局勢。不僅如此,從前不久日本與東盟國家首腦舉行的峰會也能看出,日本不斷挑動東北亞國家軍備競賽,挑撥東北亞國家間關係。
  但王泰平也指出,日本的宣傳和煽動都只是一廂情願,“以鄰為壑的政策在國內是不會得到全體國民的支持的。同時,中國不惹事,但也不怕事,會對日本的行為做出適當的應對。”(完)  (原標題:安倍“軍事學”圖窮匕見 安保三箭為擴軍修憲鋪路)
創作者介紹

bw08bwwot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